位置嶽成律師事務所 > 中文 > 媒體報道 >

傳承龍商精神 構建和諧商會

  傳承龍商精神 構建和諧商會
  ———黑龍江北京商會副會長嶽成談中國商會發展
  轉自《21世紀環球人物》2009年6月創刊號; 文本刊記者
  一個地區或一國經濟(尤其是民營經濟)發展到一定規模,作爲政府和工商階層之間的中介與橋梁——民間商會這種非營利性公共組織的興起就成爲勢所必然。當一個商會進化爲強大的經濟組織時,其中介和溝通功能不僅表現在對內部成員群體精神和職業素養的塑造與激勵,以及和本國政府的互動關系中,更重要的是,在國際貿易可以發揮顯著作用。
  300多年前,歐美國家以及日本工商階層的商會組織先後興起,各國政府並出台了相應的《商會法》對其加以規範和扶持。這種努力後來給華人世界造成不可磨滅的痛苦記憶:1840年前後,列強們利用武力、傳教士以及強大的工商階層和商會組織,把晚清帝國綁架爲其原材料供應地和工商業産品輸出地。歐美商會組織對本國政府外貿政策的影響力是如此強大,以至于當大英帝國政府迫于國際輿論的道德譴責有意取消或減少對大清帝國的鴉片貿易時,臭名昭著的東印度公司卻通過所在商會及其在國會中的勢力遊說政府——允許這罪惡的交易繼續進行,甚至走得更遠。
  “19世紀中國同西方的經濟關系構成一場商業革命”,而這場商業革命的結局之一,便是近代商會團體的誕生,美國學者郝延平在他的著作中分析說。他的看法是有道理的,據史料記載,1887年在天津成立的天津洋商總會的16個會員中,有一個特別的成員,它就是短暫加入過該商會的大清銀行。當中國近代准商會組織經過有識之士的廣泛呼籲,在1900年前後紛紛興起以前,晚清政府和它的工商界人士一直缺少相應的中介機構跟西方商人們進行對等交流。
  曆史已如雲煙,但國際之間的政治和經濟博弈並沒有中止。隨著中國在WTO框架內最後一些自我保護領域的解除,中國工商界跟國際工商巨頭們博弈的性質已經表現爲深度開放的競合階段。這毫無疑問是一個空前的新時期,中國工商界人士在WTO框架內業憋著勁幹了幾年,他們的危機意識和發奮精神給媒體和公衆留下了較爲深刻的印象。然而一個廣泛存在的現象是令人遺憾的——中國目前雖然有著各種各樣的商業組織,但是當西方國家的各種經濟組織遊說其政府對中國提出頻繁的反傾銷指責時,往往使中國政府的相關職能部門陷入被動境地——中國目前依然缺乏強大的商會組織來跟對手們進行溝通和應付。
  記者:請您談一談成立黑龍江北京商會最主要的目的是什麽?
  嶽成:各省在京成立的商會成立的目的有三:首先,成立商會是一個平台。商會的人員來自于同一個地域,因此大多數人加入商會,主要是借助這個平台更好的發展自己的企業。商會這個平台有利于互相幫助,互相發展。其次,就是維權。一個企業在京城發展,遇到一些難題,侵權時就沒有商會或者組織出面解決來得更有效。第三,自律。商會要想發展好,就是要商會下的所有成員都遵紀守法,不搞違法違規的事情。商會都是在駐京辦的領導下開展工作的,在爲京城的發展服務的同時也是爲了更好的爲家鄉服務。
  記者:商會在這場經濟危機中起到了什麽作用?
  嶽成:全世界在這場經濟危機中都受到了很大影響,黑龍江省的企業也會受到影響,只是或多或少,或大或小,企業在商會的領導下進行交流溝通,找到更適合自己的發展道路,商會在這場經濟危機中主要起到調節溝通的作用。
  記者:您認爲我們中國的商會和海外的商會之間的最大差別是什麽?
  嶽成:中國的商會是在政府的領導下開展的,海外的商會可能更獨立一些。我們的優勢就是有中國特色,在政府的指導下開展的一切工作,但政府並不參與你的決策工作的實施,政府是引導商會給企業提供方便讓大家健康發展,爲大家創造條件,並不幹涉每個企業的發展,商會到企業參觀走訪,互相推薦,了解企業的發展狀況,以便更好的爲企業提供服務。
  記者:一直以來關于商會的發展都是一個熱門話題,以我們龍江商會爲龍頭的商會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什麽?
  嶽成:商會的發展要打消狹隘的地域限制,應該開闊眼界,首先是爲商會的會員提供好的平台提供好的商機,提供好的便利。爲會員提供一些服務,幫助,商會之所以會越來越壯大,像黑龍江商會,他們相結對子,互相幫助。是因爲商會有幾百家企業在一起各有各的長處,各有各的需求,他肯定有一定的優點互相學習,每個企業之所以踴躍參加也基于這一點。政府積極的組織,引導商會越辦越好,是對社會、對家鄉做的一件好事情。黑龍江北京商會成立的時間不長,但活動組織的有聲有色,商會組織起來,自律性也會很好。這都是會長田在玮和秘書長的領導的好!
  記者:請您從法律的角度,談一談企業和商會之間如何才能健康發展?
  嶽成:企業要想發展好首先要依法發展合乎法律,既然是搞企業,肯定是要企業獲得的利潤最大化,要想利潤最大化就必須順應潮流,看好商機,另外你要想發展的健康,也必須是要合乎法律的。你打擦邊球是不行的,是危險的,這可能和我的職業有關系。作爲一個律師我總提醒這些商家,誰才是你最大的保護神?就是法律。絕對按照法律行事,你才會健康發展。如果是老搞擦邊球,或是搞違法違紀的事情,那是自取滅亡。商會的發展也是一樣,商會是靠著章程發展的,章程就是商會的憲法。所以說商會要想健康發展,就必須要依照國家的法律法規辦事。另外商會要想發展的好,首先得服務的好。對企業服務的好了,企業壯大了,商會才會壯大。商會要想做事情,事情很多,要想不做事情也沒有人督促你。無論是會長還是其他人都有各自的事情。像我們黑龍江商會的秘書長他有自己的事情,他是國家工作人員,是駐京辦外聯處的處長,他不像聘的副秘書長和其他工作人員,他們就在這裏工作,爲大家服務,所以說這些人要對商會的事情有熱心,有責任感,商會才能發展的好。黑龍江爲什麽發展的好呢?就是因爲我們有個好秘書長很熱心,另外就是我們的會長,如果這兩個人不積極不主動,那麽有些事情就不會實施。因此,我們黑龍江的商會發展的快好,發展的好!
  記者:如何促進商會法的頒布?商會法遲遲不能實施的原因是什麽?媒體和商會應如何促進這一法律的盡快出台?
  嶽成:因爲我們國家的立法是有計劃的,有很多急需要解決的問題都在解決中,商會這塊有立法當然是好事;作爲媒體應呼籲立法的盡快實施;各個商會在發展當中,遇到實際問題要向司法部門提出,在商會發展壯大過程中,遇到了那些法律上的空白、缺陷,或是無法可依時應向相關立法部門提出來,爲立法機關調研提供好的資料。只有相互間的矛盾協調了,才能更快的促進商會法的出台。
  記者:企業應具備什麽樣的行業品德?當企業發展到一定程度,商會應如何幫助企業發展壯大?
  嶽成:企業想發展、想生存,只有不違背國家的法律規定。就像公民一樣,在這個社會上自由的生活,他得遵循這個地方的法律規定,不然的話你說法律是道德的底線,首先你得不違背法律。例如:汶川大地震捐款,這是道德層面的要求,沒有人強迫你捐款,都是自願的,捐款不捐款不違背法律,我盡我所能捐款,證明我有愛心,大家歡迎,鼓掌。我有錢,我不捐款,大家只能說我沒愛心沒有責任感,但你並沒有違反法律。所以說一個企業的發展就是這樣,我是生産食品或是生産藥品的,有關這方面的法律法規就必須遵守。例如:三鹿奶粉在中國奶粉業是領頭羊,卻在一夜之間消亡。原因是什麽?它違法、違規,他自找滅亡,所以不管你發展多大,都要自律。我做食品的我肯定要遵守《食品安全法》這部法律,不能抱著僥幸的心理,就像三鹿這樣。所以一個企業的發展,你要想搞好,不能因爲你交了幾個領導,那不是保護,法律是你最大的保護神。一個企業要想健康發展,必須是合法的。想黃光裕,你變成大陸首富了,你也必須要嚴格遵守法律,企業才能健康的發展。
  記者:今年商會有哪些計劃爲企業開展服務?
  嶽成:商會要引導企業遵守法律。今年我們商會會長和秘書長已經定了具體計劃,爲會員多做實事,結對子加快企業的發展。具體計劃將會在今年內逐步實施。
  記者:請從反壟斷法的角度談一談“商務部駁回可口可樂收購彙源果汁”事件?
  嶽成:市場經濟的核心是競爭,那麽我理解市場經濟的核心有三點,一個是競爭。沒有競爭就不叫市場經濟;第二個市場經濟應該是誠信經濟,那麽沒有誠信不能稱之爲成熟的市場經濟;第三個就是法制的經濟。那麽,有的企業說我需要和你公平競爭,有的企業就是不誠信,不想和你公平競爭怎麽辦?依靠法律。那麽反壟斷法的核心是公平競爭,反壟斷法就是要讓各企業家之間公平競爭,一般你形成了壟斷你就可以掌握市場價格,這不利于競爭。沒有競爭就沒有進步。這次我們國家的商務部沒有批准可口可樂收購彙源果汁,也是基于商品社會怎樣才能公平競爭。不能讓可口可樂碳酸飲料壟斷了我們的市場,這不利于市場的公平競爭。當然商務部之所以駁回可口可樂收購彙源果汁,這就是國家、政府要讓社會經濟健康的發展,不讓他形成壟斷。反壟斷法就是不讓企業形成壟斷,不形成壟斷就可以公平競爭,形成了壟斷就不能公平競爭。因此,商務部是基于這一點沒有批准可口可樂收購彙源果汁。彙源果汁是民族品牌,我們對彙源果汁也是有感情的,公衆對這一問題不理解,民族企業要保住,國家恢複市場經濟,樹立自己的品牌,應該發展下去。那麽企業的發展靠品牌,一個品牌如果能發展的好,發展的長久,是一步一步的發展起來的市場,才能贏得社會對他的信任。
  記者:您認爲反壟斷法對我們的企業發展有什麽實質性的幫助?
  嶽成:反壟斷法就是要讓市場不形成壟斷,形成壟斷了,就是幾個企業壟斷著的經濟,不利于市場經濟和中小企業的發展。反壟斷法就是爲了維護公平競爭,控制著企業達到一定程度而不讓它形成壟斷。
  記者:有媒體和評論家認爲黑龍江商人是酒裏喝出來的商機,有點“匪氣”,又有點保守。作爲新時代的龍商人,您怎麽看待這些約定俗成的“修飾”?
  嶽成:有個偉人說:“打比方不是證明。任何比喻都是有缺陷的”。說黑龍江北京商會或黑龍江人是在酒桌上發展起來的,我過去也有這個概念,也有這樣的想法。說南方人不能喝酒,我們北方人能喝酒,其實恰恰相反,有時候南方人喝起酒來比我們北方人還能喝,我們過去只是有這樣一個錯誤的概念。北方人喝酒和他的天氣也有關系,也是一個地方的習慣,所以很多事情有他的地域限制。喝酒好不好?我也喜歡喝酒!當然好。但喝醉了就不好了,要掌握這個度。另外喝酒確實溝通感情啊!很多東西在酒桌上溝通會更容易些。其實南方人更注重這種酒文化更注重餐飲。爲什麽呢?過去我們把吃放在第一位,在改革開放初期,吃一頓好的,是大家都很愉快的事情,大家在一起聚餐不只是爲了吃,有時候“吃”確實是一種負擔,但爲什麽也願意呢?這是爲了交流。在酒桌上的交流,在飯局上的溝通,往往就在氣氛和諧中讓溝通變得更自然。黑龍江人願意在酒桌上展現他們的豪爽,這一點我並不否認,也不反對,我的律師行有很多工作也是在酒桌上談的。不管是“匪氣”也好,保守也罷。人喝酒就恢複了本性,喝酒後就很少在那裏裝腔作勢,黑龍江人固有的坦誠、直率就都表露出來了。所以說什麽東西都得掌握個度。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