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嶽成律師事務所 > 中文 > 媒體報道 >

嶽成:一個大律師在行業狂飙中的崛起 《黑龍江日報》整版報道

嶽成:一個大律師在行業狂飙中的崛起
嶽成給《秋菊打官司》打官司。

嶽成給《秋菊打官司》打官司
2004年,嶽成律師在母校黑龍江省海倫一中捐資10萬元設立獎教金、獎學金。
2004年,嶽成律師在母校黑龍江省海倫一中捐資10萬元設立獎教金、獎學金。
與吉林大學法學院2004年度嶽成獎學金、獎教金獲得者合影。
與吉林大學法學院2004年度嶽成獎學金、獎教金獲得者合影。
  引言
  回望黑龍江律師業狂飙突進的發展曆程,衆多刀筆訟師雄辯滔滔的身影在30年改革開放構成的記憶之幕上,清晰而且個性張揚。30年,記錄和禮贊都應該留給他們一筆,因爲我們今天倡導的公平正義,昨天他們就曾經大聲疾呼,今天還在身體力行。從我們對這一行業的陌生到耳熟能詳,這本身就是民主法治漸行漸近的有力注腳。當筆者翻展開其間衆多泛黃的老照片並嘗試著去尋訪一些更年輕而富有朝氣的面孔時,始終發現有一個名字曾與這個行業如此的水乳交融又是那麽的與時俱進。一個具有符號性的人物,是我們在講述一個行業滄海桑田的時候無法繞開和回避的。
  “副科級”起步
  每躍必成,如魚得水
  1966年,嶽成在黑龍江省海倫縣高中畢業,但大學停招,只得回鄉當了農民,幹了18天農活,就被抽走“講用”、當教師、當科員。1980年,沒學過一天法律的嶽成,又被調到縣裏的法律顧問處。
  當時,嶽成在民政部門當幹部幹得好好的,當律師,雖然還是幹部,但總讓人感覺怪怪的。不過,在那個“一切服從黨安排”的年代,雖然有些不情願,還是服從了組織的安排。第二年,按照當時律師必須是副科級的政策,嶽成被定爲“副科級律師”。今年,嶽成60歲。說起這段經曆,他開玩笑地說:“我是副科級至今啊。”
  在改革開放之初那個激情四溢的年代,嶽成誤打誤撞又如魚得水。在農村成長,與生俱來的勤勉、笃誠、堅韌以及他獨有的機敏,使他順應了律師業蓬勃發展的大勢,“每躍必成”。在法律顧問處,只有嶽成能夠把當時僅有的兩部新法律《刑法》、《刑訴法》倒背如流。
  家鄉海倫出了一起殺妻案,嶽成會見被告人時,見到了他寫給父母的信,他對自己的行爲作了深深的忏悔。審判在千人禮堂舉行,座無虛席。嶽成爲被告人寫的辯護詞飽含親情人倫,加上抑揚頓挫的表述,構成一場對于人性回歸的強烈呼喚,極其撼人心魄。等他念完,台下不少婦女已經淚水盈盈。?
  在震驚全國的大興安嶺火災案審判時出庭辯護,舉事引法收放自如,滔滔雄辯五小時。幾年過後,當時的旁聽者已經淡忘了被告人,但對嶽成卻記憶猶新:“那律師的嘴茬子,可真叫一個棒!”他對該案的萬言辯護詞被收入《中國律師文書樣本大全》。
  和著改革開放的節拍前行
  縣城——省城——京城
  嶽成是一個有故事的人。但要完整記述每一個故事,怕是要寫一本書。
  1986年,他被黑龍江省律協選拔進省律師事務所;
  1989年,他以個人創收超20萬元的業績,被獎予一套三室一廳的住房;
  1993年,他辭去公職,在哈爾濱辦起了合夥制律師事務所;
  1994年,他榮登黑龍江省首屆“十大優秀律師”榜首;
  1995年,他被評爲第一屆“全國十佳律師”;
  1996年,他將事務所開到了北京,要在更廣闊的天地拓展自己的律師事業;?
  1998年,他在北京市司法局委托零點調查公司對北京地區律師形象問題進行社會調查的結果顯示中,是北京地區知名度最高的律師;
  2000年,北京嶽成律師事務所廣州分所、上海分所相繼成立,這樣,嶽成律師事務所從大慶、哈爾濱,到上海、廣州都有了自己的分所,律師業務進一步在全國展開;
  2003年,北京大學法學院聘請他爲法律碩士研究生兼職指導老師。
  “是黑龍江培養了我,是改革開放成就了我。”1976年進縣城,1986年進省城,1996年進京城,在記者提出,如何爲這一連串的成功加上一個注腳的時候,嶽成不假思索的說了這兩句話。之後又加上了一句:“說這話,我是真心真意的呀。”
  世事洞明,心存敬畏
  實實在在做事,本本分分做人
  嶽成的一位朋友說他是一個膽子很小的人。其實,在很多時候膽小就意味著穩健。通過對這位膽小的大律師的進一步采訪,記者找到了所謂膽子小的另一種解讀,那就是實實在在做事,本本分分做人。
  “天不怕,地不怕,鬼不怕,法律再不怕,這個人就最可怕。”與十多年前的意氣風發相比,如今的嶽成變得通達圓融。這一連串的“怕”幾乎成了他的口頭禅,他是這樣解釋這些“怕”的:“當一個人什麽都不怕時,用我們家鄉話來說,就是離粘包不遠了,所以還是要心存敬畏。”
  一次,嶽成從報紙上看到有的同行因漏報或逃稅受到處罰,就自己花錢請來有名的稅務師,對律師事務所五年來的財務進行全部審計。當稅務師進所查賬時問:“怎麽查?”嶽成說:“就像整人那樣查,出稅務報告後,今後我所如稅務方面出問題了我可要追究你們的責任。”結果查出漏稅4萬元。嶽成二話沒說,讓財務補交了漏報稅款。爲什麽這樣做?嶽成說:“一是因爲五年中幾次換會計和出納,難免有疏漏和漏交稅款的錯誤,如不查,待稅務機關一查就要罰款;二是因爲我們是從事法律工作的律師,更應模範地依法納稅,給社會做一個表率。”?
  嶽成常對所裏的律師講:律師掙錢可以說是乘人之危,人家有事才來找你,所以要拍良心,服好務。由此,他要求所裏的律師對待當事人,無論案件是否有利,都要傾己所知、盡己所能地幫助當事人。
  “同行是冤家”,從來都是困擾著我國各行各業的最大職業道德問題,而律師行業的激烈競爭性使得律師、律師事務所之間的關系顯得更加微妙。對此,嶽成規定:“不說其他律師的壞話,不說其他律師事務所的壞話。”這是一條所訓,他不但身體力行,而且要求全所律師都要遵循。語言簡潔質樸,卻表現出他對律師職業道德的深切領悟。
  人情練達,精明坦蕩
  宣傳律師就是宣傳法治
  有人說,嶽成是推銷自己最成功的典範。比如,十幾年來,他時時把“十佳律師”挂在嘴邊,不但擴大了知名度,而且增加了客戶的信任感。
  關于宣傳律師和律師宣傳的問題,律師界內部也頗有爭議。嶽成律師對此的態度則非常明確,認爲“宣傳律師就是宣傳法治”。他說,人們對律師行業的了解和定位還很模糊,一些公權機關包括一些司法部門的工作人員甚至是一些領導幹部對律師職業,在國家法治化進程中的使命和作用仍然缺乏足夠正確的認識。這種現狀也從一個側面表明,我們對律師的宣傳不是做得太多,而是恰恰相反。律師職業地位的提高、整體凝聚力的形成以及行業的正常發展,都非常需要良好的社會氛圍和輿論支持,通過宣傳律師的執業活動和職業職能向人們展示現代法治的要求和內涵,是推進中國法治進步的一項必要措施。況且,在現代社會中,正當的營利和競爭活動不再被視爲是不道德的,開展業務宣傳也是律師行業競爭的重要手段,比之于拉關系、托人情、給回扣的方式而言,這是一種更爲公開和公平的競爭。嶽成從未因爲拉案源而給付當事人回扣,從未給中間人介紹費,也從不向當事人承諾找關系。嶽成這樣做自有他的道理:“我們今天的律師,既要考慮經濟效益,更要考慮社會效益,同時要做到將不必要的紛爭消滅在萌芽狀態中。這是律師義不容辭的職責,也是律師的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所要求的,更是律師行業走向市場的首要條件。”
  嶽成做事有一個獨特的原則,只請客不送禮。無論是在報紙上發表文章還是在電視上做嘉賓,包括中央電視台爲他制作的《東方之子》專題節目,他都沒有花過一分錢。這樣做絕非吝啬,而是恪守原則。
  從不上網的嶽成,如今也開起了博客。9月26日,嶽成在新浪、搜狐網站同時開通了兩個博客,縱論社會是非,關注百姓得失,爲民排憂解惑。開博僅半個多月,點擊率就達1.2萬多人次。
  辦案千起,心血凝結
  伸張正義中收獲口碑
  嶽成辦過的案子上千起,他認爲自己就是給老百姓辦案才出名的。
  一家肉食加工廠未經法定監督部門進行必要的檢驗監測和批准上市,擅自出售冷凍“豆”豬肉,有的個體戶轉手當鮮肉賣出。獸檢所決定進行處罰,廠家不從,向一家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獸檢所在一審敗訴後,急忙推開了嶽成辦公室的門,請他擔任辯護律師。爲了衆多消費者的利益,他挺身而出,最終,一審的錯誤判決被糾正,肉食加工廠受到了應有的處罰。
  早些年前,嶽成的家鄉——海倫縣集資修築一條以抗日英雄李雷炎的名字命名的公路。工程剛剛開始,施工方竟以顯失公平爲由提起訴訟,要求被告方——海倫縣交通局支付24.8萬元的補差價款。作爲一名海倫人,嶽成懷著對父老鄉親滿腔的熱愛,又一次依靠深厚的專業知識、精湛的辯論技巧駁斥了對方的無理要求。最後法院作出了“施工方敗訴,且應賠償被告方違約金170萬元”的判決。家鄉人奔走相告,嶽成爲家鄉“贏回了一條街!”
  其實,有影響的重大案件嶽成也辦了很多:大興安嶺火災秦寶山被訴玩忽職守案、香港華達集團董事長李曉華名譽權被侵權案、《秋菊打官司》原作者陳源斌名譽權被侵權案、《工人日報》被訴侵權再審案、《浏陽河》詞作者徐叔華著作權被侵權案、原河北省常務副省長叢福奎被訴受賄案、國家文物局被訴打撈中國甲午海戰“致遠”艦糾紛案、中國文物報保護秦始皇陵被訴侵權案、中央電視台“實話實說”主持人崔永元肖像權、名譽權案等,每辦一個案件,他都精心准備,一絲不苟,實實在在維護委托人的利益,也爲自己收獲了難得的口碑。
  嶽成很少談及家事,但在北京一所大學講座時卻談到了他的結發妻子。當他說到“最優秀的律師也必須是道德典範”時,一位女同學突然站起來發問:“嶽律師,這種道德典範在你這位全國十佳律師身上是如何體現的?”這個咄咄逼人的問題立即引起掌聲一片。
  嶽成想了想,說:“我1966年高中畢業,1968年回鄉務農。我妻子是地道的農村姑娘。1976年,妻子隨我進縣城,我有了正式工作,妻子沒有;1986年我被選調到省城,妻子跟著我,但仍沒有工作;1996年,我作爲全國十佳律師來到北京,只有小學文化、沒有工作的妻子仍舊跟著我,直到現在。我這樣做,不知道算不算道德典範?”
  掌聲再次響起,更加熱烈。
  嶽成的長子嶽運生,大學本科專業是公路交通,畢業後,嶽成“逼迫”他改行攻讀中國政法大學的法律雙學位。畢業後從律師所的基礎工作幹起,如今是嶽成律師事務所的主任。此“嶽律師”爲人處事的性情較其父溫和融通,辦案水平也得到業內好評。次子留學回國,也在嶽成的敦促下當上了律師。
  嶽成的兩個女兒都是在父親的影響下,自中國政法大學畢業後主動選擇了律師職業。長女嶽海南,目前負責哈爾濱分所的工作,在家鄉故土,女兒常被父親叮咛的一句話是:“找咱打官司的鄉下人都是遇上了危難的人,費用能減免就減免;吃不上飯的人,要幫一把。”二女兒嶽雪飛,畢業後在父親的所裏幹了一年,就單槍匹馬闖進上海,籌辦上海分所,如今主持上海分所的業務。
  嶽成說,兩兒兩女之所以都成爲律師,同他這個作父親的“比較傳統”有關,他坦陳這“傳統”實際上就是家長制。而我們看到這家長制的現實結果是:一門嶽氏,五位律師。
  走上律師崗位並不是嶽成的主動選擇,他也飽嘗律師行當的酸甜苦辣,但從他對兒女職業“家長制”的安排上,人們不難作出這樣的評價:他熱愛自己的工作,熱愛律師這個職業。而他自己的解釋是:讓我的子女都作律師,是因爲我相信中國的法治前途一片光明!
  一門嶽氏,五位律師
  “我對中國的法治充滿信心”
  華麗轉身,投身公益
  設立獎教金和獎學金
  這些年,嶽成變得超脫了許多。子女們的成長,讓他有了一定的閑暇,也有精力多做一些自己喜歡做、而且是一直想做的事,這就是公益。在他的提議下,2003年,慶祝建所十周年,嶽成所出資120萬元,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政法大學、吉林大學、黑龍江大學6所大學法學院同時設立獎教金和獎學金,這在全國是首例。2004年,嶽成所出資10萬元,在黑龍江省海倫市第一中學設立獎教金和獎學金。2005年,慶祝首屆“全國十佳律師”評選活動十周年,嶽成所出資10萬元,在華東政法學院設立獎學金。2006年慶祝進京十周年,嶽成所出資10萬元,在中山大學設立獎學金。2007年嶽成所出資10萬元,在中國協和醫科大學設立獎教金、獎學金。爲慶祝建所十五周年,2008年,嶽成所又出資100萬元,在10所大學法學院設立獎教金、獎學金。
  嶽成還表示,今後,嶽成所每年都出資10萬元在各大學法學院設立獎教金、獎學金,回報社會。與此同時,嶽成所每年都承辦大量免費代理的法律援助案件。2004年10月,嶽成所承諾,今後免費爲黑龍江來京務工的農民工維權。2007年11月,嶽成所又作出承諾,免費爲首都高校大學畢業生就業維權提供法律服務。
  這就是嶽成,一個在行業狂飙中的草根崛起的大律師。
  資料
  我省律師業?一路高歌猛進
  改革開放三十年,是我省律師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單一的一般性代理、辯護到涉及社會生活方方面面的大發展的三十年。
  1980年,我省專兼職律師的總數只有516人,專職律師只有204人。而到目前,我省律師事務所數量就達到了611家。其中,合夥律師事務所535家,合作律師事務所49家,國資律師事務所27家;70人以上的所1家,20人以上的所12家;部級文明律師事務所4家,省級文明律師事務所20家。全省共有執業律師3165人。律師人數占全省人口的比重爲萬分之零點九。從年齡結構看,執業律師中50歲以上的381人,30歲至49歲的2461人,不滿30歲的323人。從學曆結構看,有博士9?人,碩士、雙學士181人,本科學曆2368人,專科學曆572人,中專、高中學曆35人。從職稱結構看,有一級律師26人,二級律師184人,三級律師544人,四級律師825人。先後有2名律師被授予全國十佳律師稱號。
  同時,律師業務領域日益擴大,社會的功能不斷強化,爲維護法律的正確實施、保障社會公衆的合法權益、促進經濟發展、服務社會、維護社會穩定作出了積極貢獻。
  本版圖片由嶽成提供
  2004年,嶽成律師在母校黑龍江省海倫一中捐資10萬元設立獎教金、獎學金。
  與吉林大學法學院2004年度嶽成獎學金、獎教金獲得者合影。
  □本報記者  王敏學
原文鏈接:http://epaper.hljnews.cn/epaper/web/hljrb/html/2008-11/24/content_334117.htm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