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嶽成律師事務所 > 中文 > 媒體報道 >

全國首屆十佳律師嶽成的媒體傳奇 《記者觀察》雜志

  《記者觀察》雜志2007年6月(上) 
作者:王珊珊
   嶽成,北京嶽成律師事務所創辦人,國家一級律師,第一屆“全國十佳律師”。北京市司法局授予他“刑事辯護突出貢獻獎”,他連續兩年被評爲“中國十大誠信英才”,是北京市評標專家……據零點公司調查顯示,早在近十年前,他就是北京市知名度最高的律師。
  從業20余年,嶽成成功代理案件無數,其中不乏聞名遐迩的經典案例:“法輪功”骨幹分子李昌刑事辯護案;原河北省常務副省長叢福奎刑事辯護案;《浏陽河》詞作者徐叔華著作權案;中央電視台主持人崔永元肖像權名譽權案……善辦大案要案成了嶽成的特點,圈裏圈外流傳著“要想贏,找嶽成”的順口溜。
  嶽成身上加載著無數引以自豪的榮譽,但在很多律師同行眼中,卻流露出不屑的神情,“傍媒體”成爲他們指責嶽成的靶子。
  同行們何以如此評價嶽成?嶽成又有自己怎樣的獨到見解?帶著這樣的疑問,記者走進北京嶽成律師事務所,走近嶽成,探究這位大律師“傍媒體”背後的故事。
  草根成長史
  8:30是嶽成律師事務所上班的時間,位于北京市亞運村安立花園的嶽成律師事務所一片有條不紊的景象。年近六旬的嶽成和他的工作人員一起,開始一天緊張而忙碌的工作。在他接待了無數媒體記者的辦公室裏,嶽成接受了《記者觀察》的獨家專訪。
  嶽成的辦公室不算小,卻顯得有些擁擠,屋子堆著各種各樣的照片、獎章、獎牌、紀念品,一張寬大的寫字台也被種種書籍、雜志占滿,案前台曆上寫著密密麻麻的行程安排……
  和記者打量這個陌生的辦公室一樣,走進辦公室的嶽成也在打量著初次見面的記者。記者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長者的睿智與律師的威嚴。
  “律師掙人家錢是‘乘人之危’,人家攤上事才找你,我們要拍良心服好務。”在嶽成律師事務所的所訓中,有這樣一句實實在在的大白話,嶽成說,這是他們堅守的職業道德。
  27年前,我國剛剛恢複律師制度後不久,已過而立之年的嶽成,趕鴨子上架般走進了當時不爲人熟知的“律師”行業。
  1979年起,全國從一些大、中城市繼而到各個縣、區,相繼建立了法律顧問處。很多和嶽成一樣沒有任何法律基礎的人,成爲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新時期的律師。
  很多人說嶽成是時勢造出的英雄,“嶽成就是一塊磚,哪裏需要哪裏搬”就是當時最爲真實的寫照。當時不需要考試,被調到事務所的就是律師,調到法院的就是法官。1985年,黑龍江省司法廳要擴編15人,在海倫縣城已經小有名氣的嶽成參加了選拔。1986年,他拒絕坐辦公室,到律師事務所做了律師。
  1988年,司法部向國務院提出了改革律師制度、實行合作制的申請,這在當時律師是國家編制、由國家發工資的情況下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從此,我國開始了以國辦律師事務所改制爲主線,改革和調整律師事務所管理機制、用人機制以及分配機制等的嘗試。律師成爲“個體戶”,屬于個人的律師事務所如雨後春筍般成長起來。
  不是“海歸派”也不是“學院派”的嶽成從一點一滴做起,每天早起背《刑法》《刑事訴訟法》是他雷打不動的功課。他說自己當時想得特別簡單,就是想讓海倫縣公、檢、法的工作人員認爲他是一個好律師。
  勤奮努力的嶽成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是從1993年才開始的。嶽成也“下海”了,在哈爾濱創辦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邁出了“嶽成律師”成爲全國品牌的重要一步。
  “宣傳牌”從老鄉打起
  迄今爲止,嶽成取得了無數的榮譽,但在他眼中,分量最重的,依舊是那塊已有些許鏽迹的“第一屆全國十佳律師”獎牌。
  提起這個“全國十佳”,嶽成坦言背後還有段不爲人知的故事。
  1993年,嶽成剛剛在哈爾濱成立自己的律師事務所時,由于缺乏經營經驗,一時間很難打開局面。嶽成突然想到了他手中不可或缺的人脈資源——老鄉。
  沒過多久,由事務所出資組織的海倫老鄉聚會在哈爾濱八一賓館舉行,他鄉故知的情感在這些熟悉、不熟悉的人中攢聚、升溫。“當時有一千多人參加,各行各業的都有。”這場聚會花費10萬元,卻給他帶來了難以估量的財富。
  沒過幾天,參加過聚會的一位老總找到嶽成,聯絡代理事宜。緊接著就是第二位、第三位……聚會的花銷幾筆代理費用就全部收回了,嶽成的人氣高漲起來。
  緊接著黑龍江省司法廳、黑龍江日報社和黑龍江省律師協會聯合評選黑龍江省“十大優秀律師”,許多老鄉都積極給嶽成投票,結果他得到了最高的票數。
  “1994年11月的時候頒獎了。我就是榜首,黑龍江的律師狀元。”嶽成臉上揚起燦爛的笑,看得出他滿心的榮耀。正是由于這個評選結果,嶽成被黑龍江省推薦,並當選了由司法部和全國十大新聞單位聯合舉辦的首屆“全國十佳律師”。
  嶽成對他的老鄉們充滿感激之情。10年後嶽成已聞名全國,案源不斷,收入不菲,他卻沒有忘記他的黑土地兄弟們。2005年,“嶽成律師北京海倫同鄉聯誼會”在北京西單某酒店舉行。此時的嶽成已不再是需要老鄉們“拉一把”的嶽成,但是他對海倫老鄉的情誼卻難以忘懷。
  嶽成對老鄉們動情地說:“以後凡是黑龍江的農名工兄弟們在北京遇到維權事宜,來找嶽成,免費代理。”
  巧借媒體也是營銷
  嶽成富有中國特色的律師成長史看似一路平坦、順風順水,只有他自己知道其中有多少艱辛。
  “哪有不艱辛的,不艱辛能有今天嗎?你想想,那不是憑空得來的,那不是摸彩票靠運氣的。凡是一步步走過來都會有奮鬥的,都會有艱辛的。不管是哪行哪業,不管是任何人,出點成績都得靠努力,就是這個道理啊!更何況是個律師,律師難啊!在省城行啦,後來從省城到北京,那種艱難程度就更不用說啦!”
  剛到北京城,圍繞在嶽成身上的光環瞬間全部歸零。對于一個外來律師,想分得北京市場的一杯羹談何容易。嶽成沒有走他不太擅長也不願嘗試的“潛規則”之路,而是將突破口放在了新聞宣傳上。
  有人說,嶽成就是一個江湖術士,他在新聞媒體面前太過高調,明顯的“王婆賣瓜,自賣自誇”。
  面對律師同行對自己“傍媒體”的冷嘲熱諷,嶽成並不放在心上:“媒體宣傳,我做得堂堂正正,從來不對媒體說假話、空話,宣傳的也是實實在在的成績。”
  嶽成說,連續兩年接受“中國十大誠信英才”的褒獎,他受之無愧,心裏特別坦蕩。在律師這個行業中,有很多公開的秘密,也就是律師行業的“潛規則”。嶽成卻一直堅守著自己的原則:“我不傍權勢部門,從來沒有因爲拉案源給當事人回扣,從來沒有給中間人介紹費,也從不向當事人承諾找關系。就是依靠堂堂正正辦案,贏得客戶,贏得信任,一步步走到今天。”
  嶽成說,律師這個行業的特殊性,決定了他們要經曆很多誘惑與困難。在律師行業有不少“潛規則”,有些律師爲了贏得案件,專注于庭外公關,利用職務之便作當事人和法官間行賄受賄的橋梁;還有些人,爲了能夠作某些企事業單位的法律顧問,請客、送禮、走後門……這些都是嶽成不能接受的。
  目前一個不容忽視的現狀是,中國律師分布嚴重失衡,有些地方一個縣都找不到一個律師,但是像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很多律師聚集,競爭異常激烈。飽和的市場必然導致惡性競爭。律師總要給自己找到贏得案件的砝碼,才能在競爭中不被淘汰。
  嶽成對此有著清醒的認識,他說:“律師不能追求虛名,要認真對待每一個當事人和每一個案件。我對所裏的律師們說,對待當事人,無論案件的自然狀態是否有利,都要傾己所知、盡己所能地幫助當事人。只有這樣,才能建立起自己真正的品牌。”
  衡量一個律師,嶽成有他自己的五個標准:案源充足、收入增加、業務水平提高、知名度提高、社會評價良好。
  嶽成坦言,他從來不把包裝、炒作、作秀看作壞事。他的觀點是:一個好律師,要具備兩項基本素質:一是法律專長,二是營銷專長。中國律師隊伍中,盡管優秀的法律人才衆多,卻因爲會推銷自己的人太少,而導致大批人才難有作爲。律師是法律服務工作者,不做到廣爲人知,怎麽吸引客戶?
  用嶽成的話講:“酒香還怕巷子深呢,何況律師?”
  中國大律師的社會責任
  在嶽成看來,踏踏實實辦好案,是每個律師最爲基本的業務修養,但是同時,合理合法的宣傳也是一個成功律師必須懂得的營銷策略。在這點上,中國律師界還很難有誰走在嶽成之前。
  “我很喜歡交朋友,特別是記者朋友。有朋友爲你宣傳是件再好不過的事情。但是,我結交記者朋友也有自己的原則的:只請客,不送禮。除了1996年剛來北京,打不開業務局面,在《法制日報》《北京晚報》《北京日報》和《北京青年報》上陸陸續續刊登了一些豆腐塊的小廣告之外,我沒有在新聞宣傳上花過一分錢。這麽多年,寫了那麽多報道、上了那麽多封面、錄了那麽多電視節目,包括上中央電視台的‘東方之子’都沒花一分錢。花錢請人寫東西,那是有償新聞,我需要的不是這個。”
  嶽成突然停頓下來,歎口氣說:“因此,我也欠了好多記者朋友的情啊!這些記者要是有什麽個人的事兒,比如買房買車的遇到個糾紛,需要我嶽成幫忙,我都可高興了,想著自己終于有機會報答他們了。”嶽成臉上露出真摯而又輕松的笑容。
  嶽成律師事務所代理的法律顧問單位現在有兩百余家,新聞媒體占了其中的三分之一,而且收費不菲的嶽成所爲媒體代理都是免費的。
  嶽成所進京的第三年,北京市司法局律管處委托零點調查公司調查結果即顯示,嶽成是北京地區知名度最高的律師。嶽成說,是媒體朋友成就了他這個“知名度最高”。
  2003年,爲慶祝嶽成律師事務所建所十周年,嶽成曾對朋友許諾在北京辦三場音樂會。但是,一向遵守承諾的嶽成卻爽約了。他用留給音樂會的120萬元,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政法大學、吉林大學、黑龍江大學6所大學法學院同時設立了獎教金和獎學金。之後,嶽成所每年都出資10萬元,在海倫市第一中學、華東政法學院、中山大學設立獎學金。嶽成承諾,這樣的活動還將繼續。
  帶著對嶽成青睐新聞宣傳的固定思維模式,記者向他提出了很多人心中共同的疑問:出資在學校設立獎學金、獎教金也是爲了新聞宣傳嗎?
  嶽成的回答一如他庭辯時的沉著冷靜,且異常真誠:“這怎麽會是宣傳呢?我拿這十萬塊錢在電視上、在報紙上作廣告那才叫宣傳。我的動機沒有別人想的那麽不單純,在大學中投資,完全是爲了回報社會。嶽成成功了,嶽成所成功了,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離不開社會。”
  “中國有錢的律師多了,能想到爲法律教育事業做點兒事情的能有幾個?”嶽成對高校充滿特殊的感情,沒有上過大學的他對莘莘學子充滿羨慕之情,他對人才的培養也極爲重視。
  “我的處世原則就是這八個字。”嶽成手指辦公室的那面牆:“心存敬畏,胸懷感激。”
  嶽成成功了,不是科班出身、沒有任何背景的農家子弟嶽成成功了。他不但完成了1976年進縣城、1986年進省城、1996年進京城的“人生三部曲”,還在2006年把嶽成律師事務所開到了美國。
  回首嶽成將近30年的律師之路,有中國特色,亦辟其個人蹊徑。許多律師沒有接受嶽成的媒體宣傳思想,依舊在按現行“潛規則”辦案,讓人倍感無奈與不安。提起這些,嶽成的眉頭總是緊鎖著。
  “但是,我依舊要說,我對我國的法制建設充滿信心。”嶽成的眉頭舒展開來,“我自己的成功,和我四個律師子女的成才,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