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嶽成律師事務所 > 中文 > 媒體報道 >

嶽成-對法治充滿信心的中國十佳律師 中國楷模網

  中國楷模網  2005年11月1日
  1995年12月26日,47歲的嶽成走進人民大會堂,出席司法部舉行的“第一屆全國十佳律師”頒獎儀式。
  盡管此前從哈爾濱來北京辦案時,他以遊客身份參觀過人民大會堂,這座雄偉建築物的外觀連同其內蘊的政治曆史意義,都令他啧啧贊歎。這個黑龍江省海倫縣普通農民的兒子,卻從未想過當他再次踏進這座心目中的神聖殿堂時,竟是來接受中國律師業的最高榮譽。
  他說:“做夢都想不到呀!”
  ……
  十年彈指而過,今天的嶽成,早已在北京“安營紮寨”,在亞運村的安立花園有自購700平方米辦公面積、100余名從業人員的北京嶽成律師事務所,此外還在上海、廣州、哈爾濱、大慶開設了四家分所,重慶分所也在籌辦之中。
  嶽成說:“爲了慶祝首屆‘全國十佳律師’評選活動舉辦十周年,我們決定出資10萬元,在華東政法學院設立獎學金。”
  對嶽成律師事務所而言,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資助法律教育事業了。
  以“誠信”爲職業守則的律師公然“食言”:三場音樂會變成十年獎學金
  2002年1月18日,亞運村東方漁港酒樓可容納500人就餐的大廳裏,嶽成律師向莅臨新年酒會的300多位嘉賓致詞:“今年是嶽成律師事務所成立九周年,承蒙社會各界的支持,我們才走到今天。在這裏我宣布:明年嶽成律師事務所成立十周年的時候,我們將舉辦三場音樂會,來感謝大家的支持!”
  座上一片掌聲、叫好聲。雖然1996年才“落戶”北京,但嶽成律師事務所已被100多家政府和企事業單位聘請爲法律顧問,所慶十周年之際舉辦音樂會,對與這些顧問單位聯絡感情、鞏固合作關系,可以說是一種不錯的形式。
  會後,“嶽成律師所將辦三場音樂會”的消息不胫而走,沒有料到的是,竟有演出場所的業務人員聞訊而來,主動聯系、商洽演出事宜,一來二去,已經進入票務如何分配的“實質”階段。
  律師所主任嶽成說,分配演出票就是個難題,這些顧問單位的領導都有一定的級別,給誰前排給誰後排?再說這些領導們都忙,安排了能不能到場還得另說。這時所裏有律師提議:“不如用這筆錢資助大學的法律教育,更有意義。”
  2003年1月12日,嶽成律師事務所成立十周年的日子,還是在東方漁港酒樓可容納500人就餐的大廳裏,嶽成律師向到場的近500位嘉賓致詞時宣布了一項“改弦更張”的決定:“爲慶祝建所十周年,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政法大學、吉林大學、黑龍江大學六所高校法學院同時設立‘嶽成律師事務所獎教金、獎學金’,每年獎勵最優秀教師和最優秀學生各一名,獎金各一萬元,爲期十年,共計出資120萬元。”
  座上依然一片掌聲、叫好聲,不過最爲笑逐顔開的,是來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人民大學等幾所高校法學院的院領導,據說這樣的“善舉”在國內律師界,尚屬“首例”。
  2003年12月末的一天,挾一路風寒,嶽成律師來到吉林大學法學院出席“2003年度北京嶽成律師事務所獎教金、獎學金頒獎儀式”,他在主席台居中位置坐定,左側是吉林大學黨委書記張文顯教授、法學院院長霍存福教授,右座是法學院黨委書記孟憲铎教授,其重視程度由此可見。
  此前,他已先後出席了在中國政法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和清華大學舉行的頒獎儀式,嶽成律師解釋說:“黑龍江是我的家鄉故土,設獎不能落下。而在吉林大學法學院設立獎項,是由于我的五年法律函授就是在吉林大學讀的,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高個子的徐岱副教授走到台前發言,作爲吉林大學法學院第一位獲得“嶽成律師事務所獎教金”的青年女教師,她認爲這是“一種榮譽、一種評價和一種責任。這份榮譽承載著嶽成律師事務所對中國法制建設的關注和追求,承載著嶽成主任對中國法律人才教育的良苦用心。作爲對這種榮譽的回應,最爲重要的是將其變爲一種責任和動力,去培養學生、感染學生、陶冶學生”。
  本科生王薇發言說自己獲獎後的心情“無比激動”,她向嶽成律師事務所和嶽成律師表達謝意:“感謝您在弘揚法威、匡扶正義之余,對法學教育事業、對吉林大學法學院學子的殷殷關懷、慷慨獎助。獲此殊榮對于我不僅僅是一種肯定和信任,更是一種莫大的鞭策和激勵!”
  室外正是北國的隆冬時節,坐在主席台上的嶽成律師卻收獲了這些帶著熱度的話語。
  2004年,恰逢嶽成律師的中學母校———黑龍江省海倫縣一中建校80周年,嶽成律師事務所又在該校設立獎教金、獎學金,同樣爲十年期,獎金總額10萬元。
  從黑龍江省“十大優秀律師”到“全國十佳律師”,每十年跨上一層新台階;來北京後“三件高興事”
  與我們慣常接觸的東北人不同,嶽成律師沒有一副高音亮嗓,再加上三伏天裏依然領帶齊整,予人一種溫文的感覺。不過開口講話其“本色”便顯露無遺,譬如那顯著的舌尖音特征:“北京人”從他口中出來就成了“北京銀”,“素質”說成“數質”……
  于是在某些場合,他自稱“我就是農民”,顯然有意把姿態放低。不過有句話倒像是發自肺腑:“剛來北京那會兒,我很自卑!北京是大都市,我畢竟是外來人。北京律師界很多人都是學院派、海歸派,我無法和他們相比。”
  他是在獲得“全國十佳律師”的第二年即1996年來京創業的,而此前,他在黑龍江省“第一屆十大優秀律師”評選中,位居榜首。
  1966年,在黑龍江省海倫縣一中讀高三、只差十幾天就走進大學考場的嶽成,因“史無前例”而回鄉務農了。渺小的個體只能隨“文化大革命”的洪流浮浮沉沉,這期間,他在黑土地上耕耘過,到公社幫過忙,當過中學教員,1976年進了海倫縣城,先是化肥廠的工會幹事,後調入海倫縣民政局做科員。
  1980年,中國律師制度恢複的第二年,嶽成調入海倫縣法律顧問處。沒有經驗,資料匮乏,算得上白手起家。爲使自己從法律的門外漢盡快進入角色,他1983年考入了吉林大學法學系函授班,經過五年的艱苦學習,待他取得吉林大學法學系本科文憑時,已經是當地小有名氣的律師了。
  1986年,嶽成被選調至黑龍江省律師事務所,來到省城哈爾濱。此後10年間,嶽成辦理了多起在省內外産生較大影響的案件。
  雷炎街是海倫縣一條主幹道,1988年縣裏集資修築這條道路時因承包合同引發訴訟,海倫縣交通局成爲被告,被訴賠償近20萬元。嶽成臨危受命,據理力爭,在一審、二審中均告勝訴,不但未賠原告一分錢,而且贏了原告賠償被告的違約金170多萬元,被家鄉父老稱贊“爲海倫縣贏回了一條街”。
  某肉食加工廠收購加工了一批痘豬肉並以“冷凍鮮銷”的名義出售,被省獸醫衛生監督檢驗所查明受到處罰,該廠不服將執法者告上法庭,區法院一審竟判決省獸醫衛生監督檢驗所敗訴。此時敗訴方找到嶽成律師主持正義,經過充分准備,嶽律師在法庭上雄辯滔滔,逐一駁斥對方觀點,致使二審法院改判省獸醫衛生監督檢驗所勝訴。消息傳來,消費者拍手稱快。
  在震驚全國的大興安嶺特大森林火災發生後,嶽成擔任了被以玩忽職守罪起訴的秦寶山的辯護律師,經過深入實地調查,嶽律師在法庭上提出五十多條無罪辯護意見,與公訴人激烈辯論五個多小時。此案最後雖以秦寶山有罪結案,但這無罪辯護的過程正是法制進步的體現,嶽成律師爲此案精心寫就的辯護詞被收入《中國律師文書樣本大全》。
  在辦理這些疑難、棘手的案件過程中,嶽成有時發燒輸液抱病辦案,有時拖著傷腿出庭,遇孤寡老人他給予法律援助,生活困難的農民兄弟他出資路費……于是,當1994年黑龍江省司法廳、黑龍江日報社和省律師協會聯合評選黑龍江省“十大優秀律師”時,已經辭去公職、“下海”創辦了合夥制律師事務所的嶽成仍以最高票當選。正是由于這個評選結果嶽成被黑龍江省推薦,參加並當選了由司法部和全國十大新聞單位聯合舉辦的首屆“全國十佳律師”。
  自北京獲獎“衣錦還鄉”後,黑龍江省司法廳爲嶽成律師記一等功。
  就在嶽成的律師業務如日中天時,他果斷地作出一個決定:進軍京城,在更寬廣的舞台上拓展律師業務。
  1996年進京以來,嶽成和他的律師事務所辦理了相聲演員姜昆被訴侵犯名譽權案、歌手田震名譽權案、原河北省副省長叢福奎受賄案、《秋菊打官司》原作者陳源斌名譽侵權案、《浏陽河》詞作者徐叔華著作權案、聯合國“世界和平使者獎”獲得者李曉華名譽權侵權案、國家文物局被訴打撈中國甲午海戰“致遠”艦糾紛案等全國聞名的案件。其間,社會影響最大者當屬“實話實說”主持人崔永元訴華麟集團肖像權名譽權侵權案。
  嶽成律師清楚地記得,2000年深秋的一天,崔永元第一次坐在自己面前求助時,那份心境的蕭瑟與思想上的壓力。在小崔看來,明明自己是被侵權的一方,是受害者,可這官司打起來卻不順利,不理想,以至于要曠日持久地爲此分神勞心。再加上各路媒體“爆炒”的熱度,都令這位“名嘴”眉頭緊鎖,苦不堪言。
  在嶽成律師這裏,小崔首先得到的是一種朋友式的勸慰,嶽成以老大哥的口吻爲小崔“寬心”:名人官司肯定有副作用的一面,對此要有心理承受力。在中國的司法現實中,比你更冤、更苦的人也是有的,甚至有的人冤得命都沒了。盡管如此,也不要對法律、對社會正義喪失信心……最後,嶽成爽快地告訴小崔:“這官司我給你打,免費代理!”
  小崔過意不去,爭執著:“別,別,該怎麽交費就怎麽交費!”他不知,此時嶽成律師明碼標價的“出庭費”不低于10萬元,小崔詫異了:“那麽多呀?!”
  爲這場免費代理的訟訴,嶽成律師與他的同事們熬了幾個晚上准備法律文書,困了就睡在辦公室的沙發上。此案再次開庭時,原告代理律師嶽成出現在法庭上,陳述事實,辨析法理,令困境中的小崔生發敬佩之感。2001年2月20日,這場官司在崔永元38歲生日那天勝訴了,崔永元將獲賠的10萬元資助了吉林延邊地區的教育事業,也由此與嶽成律師成爲“莫逆之交”。
  後來嶽成律師談起此案的勝訴,笑稱,“是小崔的初審律師基礎工作做得好,調查材料翔實,我們上手以後就摘桃子了。”
  在嶽成律師看來,他代理的最爲成功的案例,當屬接受“法輪功”骨幹分子李昌親屬的委托,出庭爲李昌辯護。這場訴訟辯護的難點不言而喻,既要最大程度地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又要維護法律的尊嚴。後來有媒體用“沉穩、老到,恰如其分,融二十年刑事辯護的經驗爲一體,顯示了爐火純青的法庭辯論技藝”來描述庭審中的嶽成律師。嶽成律師說:“這次出庭准備充分,辯護詞是我們律師所集體智慧的結晶。法庭休庭合議時,幾位公訴人走過來主動和我握手說,‘你這個庭出得好,我們一致認爲你辯護得非常成功。’北京市一中院院長也特意過來表示祝賀。”一審判決後,嶽成律師會見了李昌,李昌說,原以爲請律師不過是走過場,沒想到嶽成律師能認真辯護,他爲此表示感謝。
  執業25年,嶽成律師辦案逾千件。此外,嶽成律師事務所還擔任著國家文物局、司法部勞教局、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協和醫科大學、《參考消息》、《中華工商時報》、《北京晨報》、北京電視台特別關注和北京特快等欄目、新華網等計160多家政府機關、社會團體、大型企事業單位、新聞機構的常年法律顧問。2004年,嶽成律師事務所創收1200多萬元。
  嶽成律師說他到北京後最高興的有三件事。一是他1998年成爲北京地區知名度最高的律師,北京市司法局律管處1998年委托零點調查公司對北京地區律師形象調查的結果顯示,嶽成律師是北京地區知名度最高的律師;二是2002年3月15日北京市司法局授予他刑事辯護突出貢獻獎;三是2003年北京大學、清華大學法學院聘請他爲法律碩士研究生兼職導師。
  嶽成律師說,北京是一個大都市,海納百川,非常感謝北京律師同行,感謝有關領導。如果不是他們的支持和理解,就沒有嶽成和嶽成律師事務所的今天。
  “十佳”成爲一條道德與法的防線;感恩、敬畏、自律的同時,光環與投影同在
  1998年,應中國政法大學之邀,嶽成律師爲學生們開設講座,題目是:最優秀的律師應該具備哪些條件?
  嶽成律師侃侃而談:第一要業務精,就像外科大夫,你刀下去了,關系的是人命;第二要人品好,不貪,誠實;第三要有責任心,接了案子就要做好;第四還要有自信心。當他說到“最優秀的律師無一不是道德的典範”時,一位女生從座位上站起,大聲發問:“你是全國十佳律師,請問這種道德的典範在你身上是怎樣體現的呢?”這個帶有“進攻性”的問題竟贏得全場一片掌聲。
  十佳律師答道:“我1966年高中畢業,1968年回鄉,第二年,我找了個小學文化的農村妻子。1976年,我進縣城工作,妻子成了城市居民,依然是小學文化沒工作;1986年我成爲一個合格的律師來到省城,還是這個小學文化的妻子;1996年我是知名律師來到北京,這個小學文化、沒工作的妻子至今還跟著我。我不知道這算不算道德的典範?”
  會場上掌聲再次響起,是對這種“道德典範”的認同?還是對嶽成律師即興答辯的贊賞?
  北京嶽成律師事務所的大門上,一副“方隸”對聯由嶽成律師編撰:天道酬勤凡事需要努力;心存敬畏規範自己言行。橫批:有志者事竟成。據說所裏有律師點評“橫批字多,不合規矩”,可執拗的嶽成堅持一字不減,他不想因文害義。
  近年來,嶽成律師接受媒體采訪時,有幾個詞語常挂在嘴邊:感恩、敬畏、自律,由這幾個關鍵詞衍生的語句是:“律師界比我優秀、比我人品好的律師多著呢,他們只不過沒有我這麽幸運,所以常懷感恩之心回報社會。”他常說:“我來到北京,如履薄冰,戰戰兢兢,生怕出現一點問題。一個人一定要記住兩點:感激和敬畏。一是感恩之心常有,用感激的眼光看待社會,一切都是美好的;二是要心存敬畏,一個人要有點怕頭,當一個人什麽都不怕時,用我們家鄉話來說,就是離粘包不遠了。一定要記住那句警世名言:‘上帝想讓誰滅亡,首先讓他瘋狂。’”他說,他怕自己也瘋狂,特意請人寫了“心存敬畏,嚴格自律”的條幅,挂在辦公室以時時自省。
  由此,面對幾次登門送上的訴訟“大單”,他都說了NO!
  “一家國企的法律訴訟,提出要我親自出庭,20萬元代理費,卻讓律師所將發票開成38萬元,並明確告訴我那18萬元進單位的小金庫。這種做法我不能接受,就把到手的案子放棄了。”
  “山西一家企業涉案金額3000萬元,說官司贏不贏沒關系,只要將60萬元代理費,開成80萬元的發票就行,這樣做的理由是他們在北京還要花錢‘打點’關系。我不同意。我們接案是有原則的,不該接的就不接!”
  2001年10月,嶽成律師事務所花錢主動請稅務師事務所對北京總所5年來的財務賬目進行全面審計,稅務師來所查賬那天,進門便問,“怎麽查?”嶽成說,“就像整人那樣查!”審計結束後,他主動補交了因財務交接出現疏漏而漏交的4萬元稅款。爲這事,所裏有人說他“大頭”:“全國的律師事務所,誰像我們這麽幹?!”
  他承認在內心深處自己是個“完美主義者”,種種煩惱也因此而生:“律師事務所出現問題,或者有當事人投訴,我就惱火,脾氣急,咬牙切齒地訓律師,甚至在當事人面前狠狠地訓律師。過後醒悟:人性化管理總不能老批評、沒表揚吧?!看來得改改了。”
  從事律師職業二十多年,嶽成接待采訪的記者達幾百人之多,報紙上刊發照片,互聯網上與網友對話,電視節目中嘉賓訪談。在此過程中,有人發問:你和記者這麽熟,和新聞媒體關系密切,這宣傳的環節是怎麽“打通”的?更有人直言不諱:上《東方之子》這檔節目,你花了多少錢?他坦然相告:真的沒有花一分錢。
  嶽成說:“我從不諱言自己重視宣傳,不管過去還是將來,只要有宣傳的機會,就不放過!”他甚至笑言自己是宣傳出來的。他說:“我們律師事務所從來不搞案件介紹費那一套,沒有回扣這一說,剩下只有宣傳是合法的了。初來北京的兩年裏,我們在《法制日報》、《北京晚報》、《北京日報》和《北京青年報》上刊登過火柴盒大小的欄花廣告,這是我們真正花錢刊登的廣告宣傳,其余的都欠了人情。”
  盡管自己不否認,但嶽成“重宣傳”的做法在業內還是褒貶不一,有人當面相告:“嶽律師,咱北京律師業的宣傳被你帶動起來了!”但持非議者也大有人在:“他總是利用媒體,做免費的廣告宣傳。”
  在萬衆矚目的社會舞台上,頭頂的光環與地面的投影,就是這樣不以人的意志而———同在。
  “律師之家”論證“對中國法治充滿信心”;2006年將律師所開到國外去
  從法律生態來講,公訴人與辯護律師是一對“天敵”,有意思的是,今年“五四”青年節前夕,海澱區檢察院舉辦“五四主題論壇”,特邀“全國十佳律師”嶽成與35歲以下的青年檢察官溝通座談。在那樣一個場合,一路風雨走來的嶽成律師也不禁有感而發:“你們都是大學畢業的法律人才,有這麽穩定、體面的工作,真的希望大家好好珍惜。社會上很多人認爲律師自在、掙錢多,實際上律師的情況也不一樣,收入差距大,也有處于失業狀態的。此外,律師辦案所承受的風險、壓力,辦案過程中的勞累、怨氣,同行之間競爭的激烈,都是客觀存在。”
  盡管如此,嶽成還是將他的家庭組織、建設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律師之家”。
  嶽成的長子嶽運生,大學本科專業是公路交通,畢業後,嶽成“逼迫”他改行攻讀中國政法大學的法律雙學位。畢業後從律師所的基礎工作幹起,如今是嶽成律師事務所的主任。此“嶽律師”爲人處事的性情較其父溫和融通,辦案水平也得到業內好評。
  嶽成的兩個女兒都是在父親的影響下,自中國政法大學畢業後主動選擇了律師職業。長女嶽海南,目前負責哈爾濱分所的工作,在家鄉故土,女兒常被父親叮咛的一句話是:“找咱打官司的鄉下人都是遇上了危難的人,費用能減免就減免;吃不上飯的人,要幫一把。”二女兒嶽雪飛,畢業後在父親的所裏幹了一年,就單槍匹馬闖進上海,籌辦上海分所,如今主持上海分所的業務。
  嶽成說,兩兒兩女之所以都成爲律師,同他這個做父親的“比較傳統”有關,他坦陳這“傳統”實際上就是“家長制”。而我們看到這“家長制”的現實結果是:一門嶽氏,五位律師。或曰:一家兩代,五位嶽律師。
  二十多年前,走上律師崗位並不是嶽成的主動選擇,二十多年來他也飽嘗律師行當的酸甜苦辣,但從他對兒女職業“家長制”的安排上,人們不難作出這樣的評價:他熱愛自己的工作,熱愛律師這個職業。
  嶽成認爲,自己的四個孩子都繼承父業、走上律師之路,“這說明我對中國的法治充滿信心!”有人曾將他二十多年的從業經曆,概括爲“三城曲”:1976年進縣城,1986年進省城,1996年進京城。他展現給人們一個成功者的形象。
  2006年就在眼前,嶽成滿懷激情地說:“明年要把嶽成律師事務所開到國外去!”———嶽成的小兒子嶽屾山中國政法大學畢業後留學英國繼續深造,爲了實現父親的這個夢想,他已經籌備了兩年。此事非同小可,親友們都勸嶽成正視風險,嶽成笑言:“牛皮已經吹出去了,有風險也得上!能不能在國外站住腳,幹起來再看!”
  交談過程中,嶽成律師曾不經意間說道:“人還是得有點激情,沒有激情的人沒有出息。”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