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嶽成律師事務所 > 中文 > 媒體報道 >

一個律師的立身立業觀 《中國經營報》專訪

  《中國經營報》  作者:易青青
  “像我們這麽大規模的律師事務所,創收1000多萬元並不正常。”京城100來人規模的律師事務所,創收上億元的比比皆是。嶽成說著這個事實,但心裏並不介意,“每個人要的東西並不一樣。”
  從1996年進入京城,盡管嶽成律師事務所的規模和業績一年年都在擴大,“但可以說步子邁得其實是相當小的。”當被問及競爭越來越激烈,何以安身?嶽成卻說,盡管步子邁得不大,但是邁得堅實。因此不怕跌跤。
  自己的路
  在和嶽成交談的過程中,往往發現他把對自己的要求和事業的發展糅合在一起了。回顧嶽成律師事務所13年的曆史,他的總結是,最讓自己激動的是三件事情。第一件是1998年,北京市司法局律管處委托零點調查公司調查結果顯示,嶽成是北京地區知名度最高的律師。第二件是2001年,中央電視台《東方之子》欄目對嶽成做了專題報道。第三件則是2003年,嶽成被北京大學法學院和清華大學法學院聘爲法律碩士研究生兼職導師。“最近他們將和我續聘。”如果說這些都是對嶽成的一種認可的話,這三件事情的共同點是這種認可都來自社會。因此嶽成經常挂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作爲一個知名度最高的律師,作爲首屆十佳律師的榜首,我怎麽能做這些事情呢?
  中國古代講究立德、立言、立身,欲立德必先立言,而立言的基礎則是立身。這句話的意思是指,要學會做事,首先必須學會做人。能成就大事業者首先在道德上必須是個追求完美的人。所謂“君子慎其獨”也。嶽成把對自己的道德要求融入到了事業追求中。“所裏的規章,都是後來一條條加上去的。”嶽成說最早成立事務所時,他給律師們就規定了一條:不許說別的律師壞話,不許說別的律師事務所壞話。
  研究企業管理的人都說,一個想要成功的企業,必然要找出適合自己的、獨特的定位。嶽成就把自己定位在了追求社會認可的位置上。迄今爲止,他爲160多家事業單位免費提供法律咨詢。而他始終以減免代理費的做法爲傲。
  人應該怕點什麽
  嶽成坦言自己沒有什麽愛好,對書畫更談不上喜愛。這多少和他辦公室的布置有點不符合:房間的南面牆上是一幅寒梅圖,而西面的牆上赫然一副對聯。“這屋裏所有的東西都是別人送的,唯獨這副對聯。”嶽成說,“心存敬畏、嚴格自律”的條幅,是他特意請人寫的,以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至于在順境翻船。
  從黑龍江這片黑土地走出來的嶽成,不諱言地說:我們那裏有很多高官落馬。爲什麽?並不是在逆境中造成的,而是太順了。人應該怕點什麽。一定要記住“上帝想讓誰滅亡,首先讓他瘋狂”這句格言。“如果一個人什麽都不怕了,用我家鄉話說就離粘包不遠了。”
  他最近最開心的事情,就是以前離開的一個律師回來轉組織關系時說的一席話:主任,我在那邊說嶽成所從來不給回扣、不給信息費、不走關系,他們都不信。“但實際上我們是這樣做的。”只要讓他知道所裏的律師有以上行爲的,一律辭退。對于律師來說,專業知識是基礎,而人品更關鍵。所以嶽成所招聘律師的條件之一就是不接受被辭退人員,因爲這樣的人往往是因爲“人品不好”。
  給回扣、給信息費、走關系可能是業內的慣例,但這都是爲律師的職業道德所不容許的。“我不知道別人怎麽想,但我知道假如爲此丟了律師資格是很不值得的。”因此嶽成甯願謹慎些。“爲此往外推了很多的業務。”
  一家國企的法律訴訟,提出要嶽成親自出庭,給出了20萬元的代理費。如果事情按照正常程序走下去的話,這事也就順利進行了。但是這家企業的法律顧問讓律所將發票開成38萬元,並明確告訴那18萬元要進單位的小金庫。嶽成沒接這個案子,原因是“這種做法有違我的原則”。這樣的案子不是一件兩件。山西一家企業涉案金額3000萬元,說官司贏不贏沒關系,只要將60萬元代理費開成80萬元的發票就行,他們可以用多出來的錢在北京“打點”關系。這案子他們也沒接。而有一次他們和另外一個律師事務所已經簽訂合同,准備合作操作一個案子,但最後就是怕對方可能有不好的行爲而牽連自己,最後還是放棄了。“不該接的案子就不接。”
  另外辦案子也堅決不走後門。“實際上該贏的案子也都贏了,不該贏的案子即使走了後門也贏不了。”很好的例子就是當時嶽成爲大興安嶺特大火災案中以玩忽職守最被起訴的秦某做辯護人。那場火災損失慘重,群情激憤。但作爲辯護律師的嶽成,在連續召開三次座談會,走訪30余人,出庭時列舉50多條理由,法庭辯論持續了5個多小時,爲秦某進行了充分的無罪辯護。最後的結果是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評。他認爲法庭之于律師,就如同戰場之于士兵,沒有一個律師在走上法庭之後不全力以赴的。
  正因爲看好中國法制的改革,看好律師這個職業,他的四個兒女都被“包辦”或者被影響做了律師。“在我執業25年,出庭1000多次當中99%法庭都是依法審判的。”
  積跬步欲至千裏
  在該所的咨詢室裏,有介紹嶽成律師事務所的小冊子,裏面有句話:律師掙錢可以說是乘人之危,人家有事才來找你。因此無論案件的自然狀況是否有利,都要盡力幫助當事人。
  “案子沒有芝麻和西瓜的分別。”此前,嶽成所就曾經爲一位小姑娘起草起訴書,要求其父親支付贍養費用。1998年,山西陽泉一當事人因稅收引發糾紛要告家鄉政府,標的是500萬元。嶽成分析案情後,勸當事人別打這場官司,盡量溝通解決。這讓當事人感慨萬分,因爲在其咨詢的律師當中,只有嶽成建議不打官司。
  這一點在金錢上表現爲嶽成決不允許所裏的律師在背地裏向客戶多收代理費。如果沒有客戶投訴,所裏根本無從得知。爲此他們“很早就把收費標准放到了網頁上”,這個價格是一就是一,不可能“向這個律師咨詢能打八折,向另外一個律師咨詢就能打七折”。
  就在他們的咨詢室裏,所有的桌子上都有一塊牌子,上面明碼標價咨詢收費100元每小時,解答不滿意可以不交費。
  2001年10月,嶽成律師事務所主動請稅務部門對北京總所5年來的財務賬目進行審計,稅務師來所查賬那天,進門便問“怎麽查?”嶽成說“就像整人那麽查!”審計結束後,他主動補交了因財務交接出現疏漏而漏交的4萬元稅款。爲這事,所裏有人說他“大頭”:全國的律師事務所,誰像我們這麽幹?
  盡管接的很多案子可能賺錢並不多,盡管很多大案子因爲所謂“原則問題”被嶽成所推出門外,但是“這樣走得踏實”。明年,他要把律師事務所開到美國去。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