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嶽成律師事務所 > 中文 > 媒體報道 >

如履薄冰般前行--首屆全國十佳律師嶽成 《人物》雜志

  《人物》雜志    2004年5月  作者:陳英華
  2004年4月的一天,令嶽成意想不到的一件事發生了。由于一名已離開嶽成律師事務所的律師的失誤,使嶽成律師事務所被北京市律師協會公開點名批評。一同被曝光的還有另外9家律師事務所以及15名律師和律師助理,這在北京市律師界還是首次,也是《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違法行爲處罰辦法》即將實施前,北京市律師協會爲了整肅律師行業紀律的一次嚴厲舉措。
  幾天之後,嶽成將事務所的解釋材料報送北京市司法局。嶽成說,該律師在被批評的案子一審後就已離開,且該案二審和執行都不在嶽成律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每年接案幾百起,年投訴率不足百分之一,這次被曝光是他沒有想到的。
  在嶽成的辦公室裏,“心存敬畏,嚴格自律”的條幅已經挂了很多年。24年前,嶽成由一個法律的門外漢開始了自己的律師生涯,事業的激情以及內在的嚴謹使他白手起家,並發展到現在的規模。作爲一個創業者、一名成功的律師,在人們的眼中,嶽成身上有著許多的傳奇色彩。但在成功面前,嶽成卻始終感到如履薄冰。他說,人們越是覺得你成功,你就越要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
  先當律師後學法
  1948年11月8日,嶽成出生在黑龍江省海倫縣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在八個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六。高中畢業後,由于在“講用”中口才出衆被留下做農村中學教員。1976年初,他進入海倫縣縣化肥廠工會工作,1978年調到海倫縣民政局。
  1979年底,從小就好與人辯論的嶽成迎來了自己事業中的一個重要時刻。這一年,中國恢複了律師制度。海倫縣民政局與縣司法局緊鄰著,當他的同事們知道司法局正在招收律師的時候,很多人開始鼓動嶽成去試一試。嶽成當時還很猶豫,因爲此前他並沒有學習過法律,而且在他的心目中,律師是一個很神秘的職業,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他對律師的直觀認識,就是小時候在電影裏看到的施洋大律師光彩照人、高大偉岸的形象。
  懷著對律師行業的憧憬,嶽成去了縣司法局。他的報考非常順利,很快進入了黑龍江省舉辦的法律進修班學習,他當時最大的目標就是要在海倫縣法律界做一個人人稱贊的好律師。經過兩個多月的速成培訓班學習,1980年4月,嶽成“趕鴨子上架”般地開始了自己的律師生涯。
  嶽成記得自己辦的第一個案子是爲海倫縣一個偷了生産隊牛的農民進行辯護。在日後的工作中他發現,由于自己法律知識的淺薄,使他面對求助者的詢問時常常會很尴尬,這對剛剛開始做律師的嶽成刺激不小。于是,他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對法律知識的學習當中。當時,嶽成工作非常謹慎,生怕因爲自己的錯誤給別人造成損失,每次寫法庭辯護詞他都要請縣裏法律經驗豐富的老同志給自己把把關。
  1983年,35歲的嶽成考入吉林大學法律系函授班,當時他已是4個孩子的父親。那段時間對嶽成和他的家人是最爲艱苦的,一家6口人全靠嶽成一個人的收入生活,而此時的嶽成把心思都撲在了背誦法律條文上。在他剛到哈爾濱的時候,5分錢的公共汽車都舍不得坐,常常是步行往返在學校和住所之間。“省下這5分錢還可以給孩子買一支冰棍”,嶽成回憶說。
  通過5年艱苦的學習,嶽成從一個法律的門外漢成爲對法律知識融會貫通的律師。1986年,由于工作成績突出,他被黑龍江省律師協會從海倫縣選拔進黑龍江省律師事務所工作。這無疑爲嶽成提供了一個更爲廣闊的發展空間。
  1993年,嶽成做了一件在當時很多人看來是非常冒險的舉動:他辭去了公職,在哈爾濱成立了黑龍江省第一所私人律師事務所——黑龍江經濟貿易律師事務所。當時我國的司法體制是法官、檢察官、律師同屬國家法律工作人員,只是各自的分工不同。很多人勸嶽成還是停薪留職的好,這樣至少可以保留一個國家幹部的公職,但嶽成還是堅決地辭了職。記得他到省工商局拿到律師事務所營業執照之後,興奮得兩天兩夜都沒有睡著覺。
  由于嶽成出色的工作成績,1994年,他榮登黑龍江省首屆“十大優秀律師”榜首。1995年,他又作爲黑龍江省律師的代表被推薦參加全國十佳律師的評選,並最終入選第一屆“全國十佳律師”。1996年,嶽成將事務所開到了北京,他要在更廣闊的天地拓展自己的事業。
  在這之後的幾年中,嶽成律師事務所的人員從開始時的三個人發展到現在的一百三十多人。1999年,他又投資數百萬元,在北京亞運村買下了700平方米的一層辦公樓,這爲今後創辦中國一流的律師事務所提供了發展平台。到目前,嶽成律師事務所在北京、上海、廣州、哈爾濱、大慶,都設有自己的辦事機構,重慶分所也即將成立,律師業務得以擴展到全國。
  “實踐派”律師
  與很多的“海歸派”、“學院派”等高學曆的律師相比,嶽成最大的財富是自己在法庭辯護一線二十多年辛勤工作的經驗。作爲共和國第二代律師中的一員,他見證了改革開放20多年來法制的進程。在一次法律講座上、面對同行的提問時,他將自己稱爲“實踐派”。
  自從業以來,嶽成辦理各類案件逾千件,一份長長的大案要案名單上留下了嶽成的名字:大興安嶺火災秦寶山被訴玩忽職守案、香港華達集團董事長李曉華名譽權被侵權案、《工人日報》被訴侵權再審案、中國電力投資公司訴華夏銀行執行案、中國建設銀行訴中國海外貿易總公司與中國海外工程總公司借款合同糾紛案、歌曲《浏陽河》詞作者徐叔華著作權被侵權案、原河北省常務副省長叢福奎被訴受賄案、國家文物局被訴打撈中國甲午海戰“致遠”艦糾紛案、《中國文物報》保護秦始皇陵被訴侵權案、中央電視台“實話實說”節目主持人崔永元肖像權、名譽權被侵權案……
  1998年11月,全國首例由檢查機關支持的新聞單位名譽侵權案——《工人日報》名譽侵權再審案成爲各界關注的焦點。作爲《工人日報》的代理律師,在這場辯論中,嶽成指出在個人特權和公共利益發生沖突的時候,新聞單位爲維護公衆利益而據實報道無可厚非,而且這正是體現了對新聞記者“輿論監督,群衆喉舌,政府鏡鑒,改革尖兵”的職業要求,此案經過兩天的審理,牽動著新聞界,也轟動了全國。
  1988年,在轟動全國的大興安嶺火災案的辯護中,嶽成爲在那場特大火災中以玩忽職守罪被起訴的秦寶山進行辯護。由于那場火災損失嚴重,當時群情激奮到了極點。但作爲辯護律師,嶽成相信的是法律、是事實。他連續召開了兩次座談會,走訪了三十多人進行取證,出庭時提出了五十多條無罪辯護的意見,經過五個多小時的激烈辯論,嶽成以他掌握的充分翔實的證據,最大限度地維護了當事人的辯護權。嶽成的這份辯護詞被收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部律師文書大全--《中國律師文書樣本大全》。
  2003年3月15日,北京市司法局授予嶽成“刑事辯護突出貢獻獎”。
  做人的原則
  嶽成有一句名言:“上帝想讓誰滅亡,首先讓他瘋狂”。面對成功和榮譽,嶽成卻感到如履薄冰。他說,很多人做到一定程度後就會忘記了當初的自我奮鬥,就會自我膨脹,而最終走向滅亡。作爲一名律師他感觸頗多,挂在辦公室的“心存敬畏,嚴格自律”的條幅就是要時刻警醒自己。
  2001年10月,嶽成主動請會計師事務所對總所在北京5年來的財務進行了全面審計,並主動補交了因財務交接出現疏漏而漏交的稅款。他坦言此舉,一是怕稅務檢查出問題;二是自己身爲律師,從事法律職業,本身就應該模範依法納稅。
  嶽成強調,人的一生要記住兩點:一個是感激,另一個是敬畏。感恩之心長存,從感激這個角度出發,對一切事情就會很平和。做人、做事都要有敬畏之心,要遵守法律,加強自律,以德爲本。嶽成把這些基本理念融入到事務所的管理中,並據此制定了事務所所訓,其中一條就是:胸懷感激、心存敬畏、竭誠服務、伸張正義。
  在嶽成律師事務所多年保持的一個習慣,就是每周五下午全所律師集中學習業務、討論案件。嶽成要求每個律師都要把他們即將出庭的案子,尤其是一些重大、疑難、複雜的案子拿出來讓大家討論,使所裏受理的每一個案件的處理不僅代表著經辦律師的個人業務水平,而且體現出全所律師的集體智慧。爲了及時得到客戶對事務所服務的反饋,事務所每天由專人向至少3名已經委托代理案件的客戶和3名前來咨詢的客戶征求意見,了解客戶對事務所服務的滿意度,並將客戶對律師服務的評價在例會上及時公開,同時抽出三至五份案卷,由律師進行分析評議、總結。在嶽成律師事務所咨詢是收費的,但這個收費是明示的,每個咨詢室都有標牌寫明:“咨詢收費,每小時100元,解答不滿意可以不交費。”
  2003年,嶽成律師事務所在建所十周年之際,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政法大學、吉林大學、黑龍江大學六所大學法學院設立了嶽成律師事務所獎教金、獎學金,每年獎勵優秀教師和優秀學生各1名,獎金1萬元,爲期10年。
  同年,嶽成被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兩所大學的法學院聘請爲法律碩士學位研究生兼職指導教師。嶽成說,到北京以來最高興的事有兩件,一是北京市司法局向嶽成頒發的“刑事辯護突出貢獻獎”,這是對他進京五年來工作的肯定;二是能夠被北大、清華聘爲法律碩士的指導教師,這是一種榮譽,是對他二十多年律師工作的認可。按照這兩所大學的安排,嶽成每學期爲這兩所大學上一至兩次法律公共課。目前清華大學已有6位法學碩士生開始接受嶽成的指導。
  下一個目標
  現在,嶽成已經很少親自代理案件,他已由從前最多時每年代理上百起案件到現在的三四起,他會把更多的案件交給年輕的律師去做,自己則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律師事務所的管理和新業務領域的拓展上。在保持原有的訴訟和常年顧問單位這兩大傳統業務的同時,嶽成和他的律師們現在正在研究非訴訟代理領域的拓展空間,他認爲,隨著我國經濟的發展,這一領域的空間巨大。
  嶽成是一個典型的工作狂,在周圍人眼裏,他是一個沒有任何愛好的人,如果說有,那就是工作。在嶽成的記憶裏,從參加工作到現在,只有結婚那天他沒有去上班,除此之外他沒有請過一天假。節假日嶽成也會一個人從郊外的家裏跑到辦公室來上班。即使是在外地辦案時,他的路線圖也只是往返在旅店、飯店、法院這三點之間。如果在家他常常會問自己:“我不上班幹什麽?我在家呆著幹什麽?”
  嶽成在家裏是一位擁有“絕對權威”的嚴父,他的四個孩子都從政法大學畢業,而且都已子承父業。長女嶽海南負責大慶事務分所的工作,長子嶽運生目前協助嶽成負責北京事務所的日常工作,次女嶽雪飛負責上海事務分所的工作,小兒子嶽申山去年結束了在英國的學習,目前也在北京事務所工作。按照嶽成的計劃,事務所下一步是將嶽成創業的進縣城、進省城、進京城的“三城曲”再向前發展一步,目標就是能夠在2006年將嶽成律師事務所辦到美國去,這將是嶽成創業的新起點。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