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嶽成律師事務所 > 中文 > 媒體報道 >

“首屆全國十佳律師——嶽成” 中央電視台《東方時空東方之子》專題報道

  首屆全國十佳律師—嶽成
  中央電視台《東方時空●東方之子》欄目采訪實錄
  主:像您代理過這麽多的名人官司案,那麽我想知道的是,您爲什麽總願意接這樣的案子?
  嶽:就我個人來說,接案子不是你喜歡不喜歡的事兒,很多時候是人家找不找你。
  主:那麽這些案子都是別人找你嗎?
  嶽:沒有一個案子是我(先)找他們的,包括《秋菊打官司》的原作者陳源斌,包括李曉華那個案子,包括《浏陽河》詞作者徐叔華的案子,(即《秋菊打官司》原作者陳源斌名譽權案、《浏陽河》詞作者徐叔華著作權案。---編者注)所有這些人都是(先)找我們。爲什麽找我們呢?可能是因爲我是全國十佳律師,也可能是因爲他們對我的信任。
  主:那麽勝訴的情況怎麽樣?
  嶽:我這幾個案子統統都勝訴,全部都勝訴。
  主:全部都勝訴?
  嶽:對,沒有一個敗訴的。
  主:那您覺得您勝訴的原因是什麽?
  嶽:因爲他們的主張合法合理,而不是因爲請我。我感覺到請我與不請我(代理),他該勝訴都會勝訴。
  主:您說得比較謙虛,那您覺得您所有這些勝訴的案子都是因爲他本來應該贏,和您的努力沒有關系嗎?
  嶽:理是說出來的,有理不說也是爭不到理的,所以才請律師。正是因爲律師是法律專業人員,他懂法律而且還有經驗,這樣他能把所有有利于當事人的證據、有關法律都找得很清楚,因此請律師不是白請的。
  主:我們知道,您從事律師這個職業是在黑龍江起步的,
  而且也是在黑龍江逐漸成名的。當時您成名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我們老百姓當中都知道,您是給老百姓打官司的。那麽今天您出名了,已經來到北京了,您是否還會繼續去關注老百姓的官司?
  嶽:(現在)我本身代理老百姓的官司,確實不多,我
  應該坦率地承認這一點。但是我們所大部分的官司,都是老百姓的官司。
  主:就是依然關注老百姓的官司?
  嶽:我們所1999年代理了430起案子,2000年代理了403起案子,百分之八十都是訴訟,都是老百姓的官司,因此我們所在收費方面,相比較並不多,就是說和北京其他兄弟律師事務所比較,我們跟人家還差一段距離。
  主:一般律師事務所追求經濟效益,是他應該的事情。
  嶽:是的,不然的話,他沒法生存。
  主:但是您又把面向老百姓的這些官司作爲您的主要部分,就是您主要訴訟的一部分。這樣一來,就是說不可能兩者都兼顧,一方面如果您去兼顧老百姓,關注老百姓的話,考慮社會效益,往往就不能兼顧經濟效益了。那麽這個矛盾您怎麽去處理?
  嶽:我們爲老百姓辦案,收費很低,但是我們也沒拒絕
  各大公司的案子。正因爲我們爲老百姓辦案子辦好了,我們的口碑好了,那麽一些大公司,一些標的額比較大的案子,人家才會找上門來,不然的話人家不會找我們。
  主:您之所以這麽關注老百姓,是不是和您的經曆有關系?因爲您來自于農村?
  嶽:對,我生在農村長在農村,1976年才進縣城。雖然我在農村沒當過農民,而是念書了,但是對農村、農民的疾苦,我是一清二楚的。我感到農民打一場官司實屬不易,都是把他們逼得沒辦法了,(他們)才找律師去打這場官司。所以說,我在哈爾濱也好,到北京也好,尤其是我1993年自己創所以後,對當事人免費,那直接就等于我自己減少收入嘛。但我們每年都有幾十起(案件)是免費(代理)的。
  主:現在社會上存在這樣一個現象,就是明明打不贏的
  官司,他還讓你去打,因爲他爲了掙這個代理費。那麽對于您來講,您是不是每一個案子都去接,還是說是有所選擇?
  嶽:我接待的時候當然要告訴了,(如果判斷)這個案子不能勝訴,就明確地告訴人家不要打這場官司。
  主:您有過這樣的經曆嗎?
  嶽:有過。比如山西陽泉有一個農民企業家,他要告老家的一個縣稅務部門,說是1998年的時候,由于稅務的征繳,給他的企業造成500多萬元的經濟損失。他說他從山西陽泉開車來,就是慕我嶽成名來的,那麽他要聽聽我的意見。聽完之後,我感到這個案子是不應該打的,他在很多地方存在過錯,打起官司來,也很難勝訴,我就勸他不要打這場官司了。他說他在山西向很多律師咨詢了這個案子,沒有一個律師不勸他打官司的。
  主:因爲他的標的額挺大的?
  嶽:對。他說惟獨我是勸我不打官司,他不知道這個案子,我要給他代理的話,我能收他多少錢?我說你500萬元錢的標的額,我們收取的代理費能將近20萬元左右。他說我要不給他代理,我不就收不到這個代理費了嗎?我說對,但明明不應該訴訟的一場官司,我不能爲了掙代理費就挑詞架訟,將來你會埋怨我的。
  主:可是在一般情況下,在社會上給人的印象就是律師都會鼓動你去打官司,很少聽說叫你別打這個官司。
  嶽:有的人爲了一點小事情,去打賭氣官司;有的事根本不值得打官司,但是有的人就是要炒作去打官司。我會告訴他們,打官司是一個雙刃劍,你感到可能是用官司來揚名了。殊不知,他的負作用是非常大的。
  主:我發現,每次在法庭辯論的時候,你總是面帶微笑顯得非常輕松,不知道是什麽原因?是因爲心中有數了,還是因爲您本身個性就是這樣?
  嶽:只要你准備得非常充分,你在法庭上當然會很輕松
  了。如果律師在法庭辯論的時候,手忙腳亂,又找這個又找那個,他的辯護效果肯定不會很好;所以說這些年來,我在法庭上始終是這樣。
  主:您的律師事業是從縣城起步的,後來發展到省城,
  然後到京城,那麽您覺得您成功的原因是什麽?
  嶽:應該說是努力吧!我剛開始從事律師工作時,正好是頒布《刑法》、《刑事訴訟法》嘛,當時我們國家除基本法外,其他的法律都很少,《刑法》、《刑事訴訟法》,(我)幾乎都能背下來。真的,一個案子下來,就是一個案子接手之後,反複地推敲,反複地搞,那真是非常認真,而且代理詞和辯護詞自己幾乎都能背下來,不是很隨便的,因此當時就說,我是個海倫縣最好的律師就行了。
  主:您認爲除了認真以外,和做人有關系嗎?
  嶽:肯定是有關系的。我在中國政法大學兩年前講座時,有人問我:“嶽律師,您的成功經驗是什麽?”我說今天我回過頭來講成功,那麽我感到有這樣四點:第一,誠實、正直、富有同情心是成功之本,這是我的座右銘;第二,就是說律師掙人家錢都是乘人之危,人家攤事才找你,我們要拍良心服好務,這就是我們的職業道德;第三,不說其他律師的壞話,不說其他律師所的壞話,這就是我們所對待公平競爭的一個原則;最後一句話就是,交嶽成不會讓人後悔。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