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嶽成律師事務所 > 中文 > 媒體報道 >

在公開的法庭上 《人民消防報》

  轉載自1988年6月25日《人民消防報》
  作者  陸茫
  北方城市加格達齊。大興安嶺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庭高懸莊嚴的國徽。
  6月14日,被指控在一年前的“5·7”特大森林火災中,犯有玩忽職守罪的秦寶山 ,被兩名法警押進被告席的鐵欄內。
  8點30分,審判長李春祿面對幾百名旁聽的群衆,告知被告人秦寶山在法庭審理過程中依法享有訴訟權利,秦寶山對合議庭組成人員、書記員、公訴人均表示不回避。法官左側的辯護人——黑龍江省律師事務所律師嶽成、松花江地區律師事務所律師王真坐在漆成黑色的高靠背椅中。
  首先,檢察機關宣讀起訴書,指控45歲的原漠河縣公安局防火科副科長秦寶山,在1987年5月7日古蓮林場發生的森林大火逼近漠河縣西林吉時,率領縣公安局消防中隊的3台消防車,從情形危急的糧庫、油庫、物資庫和商業商品庫房一走而過,致使大火燒毀物資庫存放物資的倉庫兩座,損失190多萬元,秦回到縣城,又讓三台消防車定位在其家屬住的36居民區周圍,往住宅及外圍易燃物上打水,讓戰士搶救他家物品,找來兩台推土機將自家周圍推出隔離帶,任大火蔓延,只保住他家居住的一棟房和其後的兩棟房。公訴人認爲秦寶山不認真履行職責,致使國家財産遭受到嚴重的損失,觸犯了刑法,構成了玩忽職守罪。
  審判長問秦寶山,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玩忽職守罪認爲屬實不?
  秦寶山立即回答:“不屬實。”
  庭審調查開始,首先是被告人說明自己是消防科的工作人員,對起訴書提到的副科長一職,他至今還沒有見到命令。法庭當即翻閱案卷出示了幹部任免呈報表,表裏擬報秦爲防火科科長(副科級),但還沒有得到上級的批准就被逮捕了。
  法庭就起訴書指控的犯罪內容,一一詢問了被告人,接著,宣讀了有關消防監督人員的職責的條文及32份證言,出示了物證照片,兩名證人也出庭作證。被告人對一些證言和照片持否定態度,認爲有些證言相互矛盾,有的證言根本不實。
  秦寶山在回答法庭的提問時說,他在去四庫和返回縣城的一切行爲都是正確的,沒有違背消防條例的規定。其理由是:7日晚6點,大火進縣城前,他主動騎摩托車趕到縣防火指揮部向王、陸兩縣長提出四條建議:把所有的油罐口都加封石棉被,調所有油罐車拉水堵截西山大火、動員人力到西山打防火線、請求圖強林業局派消防車來增援。縣長表示贊同,前兩條當時落實給能源公司張經理,他則奉命帶消防車到西山打水截火。二、他後來奉公安局李洪彬命令去保貯木場,趕到時已經晚了,場區一片火海。三、在無法保護貯木場的情況下,他與消防中隊的領導研究決定保四庫。當時物資倉庫大門鎖著,庫內外無火,他限令庫牆外幾十名欲逃的外地民工扒掉三棟易燃的帳篷。接著驅車奔向糧庫,糧庫外西山坡小樹和雜草已被大火一掃而過,庫內外都無明火,庫內有不少人在現場守護。當時,距這裏3公裏的縣城一片火光,根據戰鬥條例,他同中隊領導決定返城救人。同時也對油庫和商業商品庫做了相應的安排。四、返回縣城是對的,是爲了救人,使用推土機、消防車停放的位置都是爲打通道,疏散被大火圍困的人口。戰士餓了,從別人家拿東西是犯法的,只能從自己家往外搬罐頭、毛毯、大衣和鋁鍋,給戰士解決吃的和蓋的,當時家中的彩色電視機、縫紉機、洗衣機卻沒讓戰士往外搬。他住的房子是公房,不是私房,是推隔離帶留下的,不是專門保護的。他率隊進城後,不僅打通道路,疏散了大批群衆,還撲滅了縣招待稅務局、檢察院、郵電局等建築的火災,最大限度地降低了火災損失和人員傷害,在危急時刻,他不是有罪而是有功。
  法庭進入辯論階段。公訴人在公訴詞中說,秦寶山在“5·6”大火中置國家財産于不顧,保護自己的住宅,致使國家財産遭受重大損失的犯罪行爲,是爲人們深惡痛絕的,這種摻雜個人行爲的渎職行爲已遠遠超過了一般的渎職犯罪的危害,這正 是秦案區別于一般的玩忽職守案的一個突出的特點,也正是法律追究的原因所在。
  辯護人和公訴人意見相反,爲被告人進行了無罪的辯護。他們說,公訴人指控秦寶山犯有玩忽職守罪是無根據的。到四庫還是離開四庫是一名指揮員在沒有上級可請示的情況下根據火場情況有權作出的決定,因爲當時四庫沒有著火,當然可以去已經著火的縣城,秦寶山帶隊及時回城是正確的。至于在秦離開四個小時後,物資庫被火燒了,應當由這個單位的領導負責,不能把190多萬元的損失的帳算在秦寶山的頭上。返城後,消防車停的位置是正確的,爲救人而疏通道路不是爲了保自家,從他家裏拿東西是給戰士吃的和蓋的,因爲沒有後勤供應,戰士又饑又冷,這樣做是沒有過錯的。
  辯護人說,被告人不具有玩忽職守的特征,完全是客觀歸罪,秦寶山不是罪人而是功臣。在當時的大火情況下,秦是帶著消防車來滅火的,不是檢查防火的,因此不能用《消防條例》第26條的消防監督人員的責任和權利來追究秦爲何不留在四庫布置檢查防火,從而查他玩忽職守的問題。辯護人說,這是“外行人辦案,不懂消防法規,拿不是當理說”,如果他們在四庫不回來,置全縣城人民于不顧,那才是玩忽職守。
  公訴人針對辯護人提出的大大小小50多個無罪辯護的意見進行了答辯。就辯護人提出被告人的行爲造成的火災損失計算應向公安機關消防部門做出鑒定的問題,公訴人說根據有關法規認爲,漠河縣物資、機電、保險三個部門所做出的計算是實事求是的,有法律效力的。
  辯護人要求法庭根據刑事訴訟法,傳新的證人到庭,以證明“往其家住宅及其周圍可燃物上打水”是哪台車?誰打的水。法庭認爲已不需要。辯護人說應該實事求是地提取證據,很多能證實被告無罪的證據沒有提取,起訴書和訴訟詞有多處不實之處。對公訴人曲解國家消防方針,職責被告沒有在“5·7”火災救火過程中實行“防消結合”的說法,辯護人提出異議。
  辯護人要求法庭對秦寶山的行爲是否構成損失聘請專家進行科學鑒定,他們認爲此案涉及到消防滅火的專門知識非常強,鑒定結論是此案爲不可少的證據之一,必須聘請有關專家進行科學鑒定方能最後正確下判。對這個要求法庭當即作出不予支持的裁定。
  公訴人和辯護人針對被告人秦寶山是否有罪進行了5個小時的辯論,使原定庭審時間延長了半天。法庭秩序良好,旁聽者認真。
  秦寶山在最後陳述中詳細地講述了自己從四庫返回縣城的一系列行動都是正確地履行職責,說自己不是有罪而是有功。他說:“今天站在莊嚴的法庭上,站在你們面前接受審判的正是‵5·7′特大林火中拼命救人救火的人”,“起訴書對我的指控,我今生今世永遠也不服!”“我再次嚴正要求法庭對我們5月7日當晚整個撲火救人的一系列戰鬥部署和安排,是否符合‵公安消防隊滅火戰鬥條令′,是否符合‵火場指揮原則和滅火戰術要求′,究竟存不存在指揮上的失誤和不力?請求聘請消防專家進行現場技術鑒定,以最後認定我究竟是否構成玩忽職守罪。”
  最後,審判長宣布,法庭會認真考慮各方面的意見的。15日13時58分,法庭審理結束,秦寶山被戴上手铐押出了法庭。
  中國藝術收藏網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